crazy

【小透明】沉溺男色

【无间道】【架空背景】【明仁】 战争

1

陈永仁是当兵的,打仗的时候,他炸伤了右臂,从此不能拿枪,于是被送回香港,住进了医院。他对这场战争很失望,对自己也很失望。

  午夜,当他想给一个仍在战场的朋友打电话,却不小心拨错了号码的时候,一切就这样开始了。
  “喂?请问你找哪位?”电话那头的男声彬彬有礼,低沉清晰,陈永仁立刻喜欢上了它。两边连忙相互道歉,客套两句,同时挂断。
  陈永仁又拨了朋友的电话,却只有刺耳的蜂鸣声。他挂断电话,坐在床上发呆。过了很久,他再次打开通话记录,打给了刚才那个彬彬有礼的声音。
  “喂?是你啊,又拨错了?”那个男人声音里有了笑意,陈永仁心里莫名地慌张:“我……想和你说话。”也许是命中注定,他们在电话里聊了足足20分钟。
   “对了,还没问你,干嘛你大半夜找人聊天啊?”他问。
   陈永仁跟他说了原因,然后反问他:“你是为什么和我说话呢?”
   他沉默了一会,才说他的母亲经常深夜打电话和他聊天。之后他们又谈起彼此正在读的书,还有这场仍在进行的战争。
  最后,陈永仁说:“我有差不多十年没这样畅快地和人说话了。”
  他说:“是吗?”停顿之后又说:“好了,就到这里吧,晚安。”
  
   2

   第二天,陈永仁不断地想着昨晚。想他的大方,睿智,热情和幽默感。当然还有那称得上悦耳的低沉声音,魔咒一样地回旋在陈永仁的脑中。终于挨到晚上,陈永仁简直什么都看不进去,午夜,他终于鼓起勇气,拨出那个号码,电话刚通,就立刻被人接起。
   “你好吗?是我,我们继续聊昨晚的话题,好吗?”
   没有答应或拒绝,他只是谈起了他今天听的《被遗忘的时光》。陈永仁则说到听歌该用哪种音响。不到五分钟,陈永仁就和他开起玩笑,他们一起开怀大笑,仿佛多年至交。这次,谈话持续了一个小时,深夜时光,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拘谨。陈永仁提议他们自我介绍一下,那头的他却婉言谢绝了,他说那样就不好玩了,但是他让陈永仁存下自己的电话,自己也会保存陈永仁的。陈永仁许诺,会为他保留着直到战争结束。
   他说起他曾经有过女朋友,却一直分居两地,她35岁,在前不久的空袭里死了,她曾经是他的一切,他常常对着照片说话,好像她还在。他在对陈永仁说这些的时候,声音淡然得难以置信。他说她像清晨的朝霞一样美,于是他也给陈永仁留下了美的印象。
   陈永仁说他一定很好看,他笑了,是孩子般的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3
 
   他们越来越互相依赖,无话不谈。在大部分事物上看法相似,包括对这场战争,他们开始读对方推荐的书,听对方在听的歌。不管多晚,他们都要通话。后来陈永仁出院转业,在战争后方工作。偶尔工作太忙,没能通话,他就用女孩撒娇一样的声音,埋怨陈永仁说他那天晚上几乎睡不着觉。
   时间流水一样过去,陈永仁越来越想见他。地址他们早就互换,他却不准陈永仁去找他。他说如果他们相见后发现彼此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会伤心的。之后整整一年,陈永仁都是在渴望中度过的 。
   某一天的通话中,他正在说契诃夫的小说,陈永仁没头没脑地说:“我觉得我喜欢你了。”
   电话那头传来轻笑声,陈永仁有些失望,却又听到他说:
   “我也是。”

    4

  几个月后,陈永仁出公差,一天晚上,他刚刚赶回香港,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他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毫无感情的电子音代替了往日的铃声。陈永仁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脑中一阵晕眩。第二天仍旧是电子音。陈永仁找到他的地址,询问一个住在附近的朋友,请他看看那里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这么急啊你?”朋友说,“那里前几天夜里遭到空袭,挨了炸弹,一片房子都没了,听说没几个幸存的,你那个地址我也找到了,主人姓刘,叫……”
   “谢谢”陈永仁说,“别说了,请你别说了。”
   他挂断了电话。

注:本文改编自迈尔尼的短篇小说《战争》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