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小透明】沉溺男色

【碟中谍6】【Ebenji无差】《交点》

【写在前面:本文灵感源于刘以鬯小说《对倒》,是本人对意识流的拙劣模仿,如有OOC见谅。其他bug欢迎指正。】

———————————正文————————————

1

    从克什米尔回来之后,Ethan一直没有再和Benji一起出过任务,并且跟刚当上部长的Brandt也极少交谈,他简直像从未与他们相识,除了平时见面的寒暄之外,只是与他们保持着陌生人礼貌的距离。
    Brandt对于Ethan这样的变化一头雾水,鉴于之后与Ethan合作的特工普遍抱怨他太过于冷淡,Brandt只好随便找了个类似“任务后心理状态不佳”这种借口,给Ethan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并且叫他到自己的办公室,简直是以命令的语气让他“去放松一下,不要整天这么绷着自己”。

    Ethan说:“你越来越像咱们以前的部长了。”

    说完这话,他从Brandt的办公室往外一瞥,电梯正好到达他们所在的二十层,Ethan没有带其他东西,抓起外套就进了电梯,正好遇上要下楼的Benji。

2

    从克什米尔回来之后的好几个晚上,Benji都会做梦。起初他以为又是有关Lane的噩梦,但这次的梦不太一样。没有那个恶魔,他面前只有一个人,站在远处朦胧的雾里,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在梦里,他模糊觉得他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他向前跑去,那个人却好像永远与他一步之遥,最终,那个人掉转身,消失在雾气中。而Benji则醒在梦外的黑夜里。
     回来之后的几次任务,Ethan都没有找他合作。Benji觉得他们大概只是需要缓一缓,所以最初几天并不太在意。
     也许是因为上次的受伤,Brandt不再让Benji像以前一样频繁出外勤,而是又派他回去做了几次内勤。幸运的是,Benji跟其他外勤特工都挺合得来,除了偶尔被人说他话不多之外,他的任务评价一直很不错。
     此外,Brandt大概也觉得Benji上次差点被吊死的经历实在此生难得,于是在某一周给Benji批了一周假期,让他“回去好好休息,顺便回味一下当时的感觉”。
   
     Benji说:“我以为美国人都不会用讽刺这种高难度技巧呢。”
   他放松地笑着,收拾好东西走进电梯。

   电梯上行到二十层,门打开了,正碰上Ethan走了进来。

3

  电梯门在Ethan身后合上,又开始下行,十九,十八……
   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电梯里沉默着。

   看到Ethan,Benji心里其实有点惊讶,几个月来Ethan几乎一直在出外勤,部里很难看到他的身影,只是常常见到他写的任务报告。反常地,一向懒得写报告的Ethan突然成了工作狂,任务总结和战损报告写了一大堆,摞起来快和Brandt一样高了,这怎么看也不像他会干的事。   
    Benji的直觉告诉他,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但Ethan见到他却一句话也不说,哪怕一声“早安”也没有,只是像块木头一样杵在旁边。Benji更加疑惑,但是出于英国人某些神秘的习惯,他不想先开始谈话,于是电梯里继续沉默着。

4

   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他一直偷偷看他,给他一个看向他的机会。他没有勇气抬头,继续低头不言。过了很久,他终于也转过头,不再望向他。

5

    电梯经过十五层。
    进电梯之后,Ethan始终低垂着头,看也不看Benji一眼。因为克什米尔发生的事,他一见到Benji,脑海中就浮现出Benji差点被Lane杀掉的可怕情景。他无法原谅自己,在Benji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他身边,只差几秒钟,Ethan就要失去他了。
    回来后几个月,Benji已经可以笑着与别人谈起这段经历,Ethan却不能不注意到他总是竖起的衣领,这让他更加心痛,他心里的内疚和负罪感让他不敢再面对Benji的笑容,他不敢想象这样的事会不会还有第二次。
    因此回去以后,他向Brandt提了不少要求,比如减少Benji的外勤次数,以及自己要每次都换新团队。Brandt答应了,但条件是以后Ethan要遵守IMF的规章制度,并写好每一个要写的报告和总结。
     “我会做到你说的,只是……别告诉Benji这件事,我欠你一个人情。”——Ethan最后说。
       几个月来,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酷无情,因为一次任务后就换一个团队,他常常记不住队员的名字,只记得他们的代号,同时极力避免与他们有任务之外的交集,他对别人的议论与批评毫不在意,只是一直出着任务,几乎不让自己休息。
     
      有时候他会在总部看见Benji,不过他只敢站在远处看着Benji和其他内勤人员一起,一边聊着科幻电影,一边开心地大笑着。他发自内心地替他高兴。
   
      Benji就像太阳,只要在远处发光,处在黑暗中的人就可以继续前行。而像这样耀眼的光亮,不应该被他身上的黑暗所玷污。
     
     十层,电梯门打开了,外面却一个人也没有。   
      Ethan立刻按下了关门按钮,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确实这样做了。
     电梯继续下降。

6
   

    还是没人说话。Benji开始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电梯还有十层才到,他们两个人仍旧保持着静默。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题开始,只好抬着头看着厢顶发呆,他用余光看着Ethan。Ethan在看地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Benji忍不住顺着Ethan的目光低头看过去,他注意到地上是一小滩暗棕色的污渍,应该在那里很长时间了。
     那是我的咖啡,他想,是被Ethan碰翻到地下的。
     他很快回忆起那天。回忆起他看到的Ethan,阳光从打开的电梯门外照进来,他的头发显出焦糖色的温暖光泽,他进来时不小心碰倒了他刚买的咖啡,他慌乱地抬头,迎上他的目光,然后他笑着对他说“请原谅我”。
     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而他的眼睛是清澈的淡绿色,让Benji无法忘记。
     Benji继续追溯着往事,他想起Ethan当时离去莫斯科监狱只剩下几周,而自己还在每天为了通过外勤测试而进行体能训练。时间过得真快,那已经是将近十年前了。
     洒了一些之后,那杯咖啡还剩一半,Benji记得他盯着杯子里摇晃的咖啡,淡棕色的水面上浮现出Ethan的背影,他出神地看着,把那个身影所有的细节都刻进大脑。他的脸上泛起微笑,笑纹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记忆里。
    回忆像咖啡,温暖的色调和光芒包围着他。
    Benji正沉浸在过去里,忽然冰冷的电子声响起,电梯到达一层,门打开了, Benji收起回忆,出门向右走去。

7

    Ethan向左走去。
    走出大楼,外面天气很好,阳光明媚,Ethan呼吸着户外清新的空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回头看向Benji走的方向。
    电梯地上那块咖啡渍是他与Benji的第二次相遇。那是在“兔脚”事件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不小心碰翻了他手中的咖啡,引起不小的混乱。他回忆起他柔软的金发,他的眼镜片后慌乱的眼神。Benji比之前明显瘦了不少,Ethan在电梯里差一点没认出他。他的面部轮廓变得更加明显,原来杂乱的胡渣也消失了。他记起那时候Benji大概还在为外勤考试训练,也许是为了和他一起出任务而考的?Ethan从来没有问过,也再没有机会问了。
      走到十字路口,是红灯,Ethan停下脚步,仍然沉溺于回忆。
      在电梯里重遇之后没多久,他就因为任务进了莫斯科的监狱。要直到几个月后,迪拜那次任务,他才能再见到已经是外勤特工的Benji,他当时惊讶于Benji与他之前见到他时巨大的反差。之后就是维也纳和摩洛哥,他们之间那次令人尴尬的真情流露,Ethan耳边响起Benji发颤的声音。
      现在回想那时,Benji总是那个毫不犹豫地与他站在一起的人。
     后来他们一起去很多地方出任务,巴黎,伦敦等等,他从未让他失望。而最后是……
    是克什米尔。
    回忆像藤蔓缠绕他,令他无法呼吸。
    Ethan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止住思绪,他加快脚步往家走去。

8

   回家的路上,Benji仍在纠结到底要不要问问Ethan他究竟怎么了,也许他们确实需要好好谈谈各自的想法。也许……Ethan终于厌倦同他一起,打算另找新搭档了?他突然有种感觉,自己就像被主人抛弃的宠物,总是疑惑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主人不再与他说话或见面。
   Benji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安慰自己,Ethan只是从克什米尔回来之后需要时间调整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还是朋友,还是搭档,他在心里不断默念这句话,仿佛这是一句咒语。
   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后,他开始有点不愿想这件事,仿佛不去想这个问题它就不会存在似的。
    他把心思都放在扫视路边上:卷心菜八折出售,今日菜单,首饰铺的橱窗里闪着光,墙上是房屋租赁广告和寻狗启事,面包店散发诱人的香气,漫画店,电子产品,餐馆,餐馆后面是另一家餐馆,然后是另一家……
    回家的路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漫长。

———————————正文————————————

to be continued……?

P.S.本文第四段化用自小说《对倒》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