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小透明】沉溺男色

【一方死亡三十题】无间道明仁

Blue-爱星爷一万年:

1.遗物
陈永仁没留下警服、警徽、警帽,他连一支警枪都没有。
他有的,只是那件穿了很久很久,退了色的皮夹克。


2.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短信
刘建明去了陈永仁的“家”,但那几乎不像个家,因为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桌子上放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刘建明的名字,还有一个“標”字。
刘建明颤抖着手拆开。
信上只有一行字。
“希望你真的做个好人。”


3.猛然间感到不安
刘建明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噩梦的内容和以前一样,是陈永仁的死。
每次都让刘建明感到莫名的不安。


4.渐渐冰冷的温度
在电梯里杀了林国平之后,刘建明握住陈永仁的手。
他难以置信地发现他的手还是暖的。
但随着电梯下降,陈永仁掌心的暖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冰冷,几乎侵入到刘建明的骨髓里。


5.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阿仁,我被调到庶务部了,很闲的职位,但我有很多时间好好想这件事。”
“阿仁,我觉得杨锦荣有问题,我担心他是内鬼。”
“哒哒哒、哒哒哒。”
扫墓的人奇怪地看着轮椅上,一个男人不停用手指敲击扶手。
“对不起。”


6.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7.葬礼
陈永仁下葬的时候,陪葬品寥寥无几,没有警服警帽,连一样代表警察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只有一张CD《被遗忘的时光》,是刘建明亲手放进去的。


8.突如其来的眼泪
刘建明开枪前一刻想起了陈永仁。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流泪,也许只是高兴吧,他马上就能再见到他了。


9.触碰不到的你
镜子中的陈永仁笑得那么开心,刘建明都忍不住想吻他了。
可惜,他一碰到那个幻影,幻影就消失了。


10.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陈永仁的死讯?不,刘建明亲眼看着他死。


11.空旷的房间
少了陈永仁一个人,刘建明却觉得少了半个世界。


12.如果我忘记了你
刘建明自杀未遂,却因为脑部受伤而失去记忆,只能一辈子待在精神病院。
有一天一个女人来找他,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黑衣黑发,留着小胡子的男人。
“你认不认识他?”
刘建明摇头。
“他叫陈永仁,和你是很好的朋友。”


13.亲吻你的照片
刘建明此刻几乎希望陈永仁借尸还魂了,哪怕像哈利波特里一样,在照片上动一动也好。


14.等待七日的梦境
“头七啦,阿仁,还不来?”
“靠,要不是黄志诚那个粉肠让我来,我才不来呢!你看你,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阿仁,我很想你。”
“我都很担心你啊,我一直担心我不在了,就你那点智商还不分分钟被人搞死!”
“阿仁,你别走好不好?留下来,陪着我。”
“你以为我不想?黄志诚那条粉肠说要加班!真不明白死了还加什么班。”
“喂!阿仁!阿仁!”
刘建明猛然惊醒,眼前除了空空如也的房间,哪还有陈永仁的踪影。


15.相似的面孔
刘建明在摆渡人酒吧里见到了一个人。
“阿仁?”
“阿仁是谁?我叫陈末,你认错人了吧?”


16.假装你从未离开
“刘sir,你要接受现实,人死不能复生,刘sir!”
下属们恐惧地看着上司跟办公桌对面,一个并不存在的人说话。


17.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一刻
陈永仁就这么死了?
刘建明做梦也想不到,陈永仁居然是这样的死法。
电梯不断开合,刘建明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夹在中间,一跳一跳的痛。


18.永远不会原谅你
“好啊,去跟法官说,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


19.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如果可以重新来,刘建明会在那一刻挡住那颗子弹。
这样,陈永仁就会杀掉大B,刘建明也如他所愿死在了电梯。
求仁得仁。


20.刻着对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纹对方的名字
刘建明身上纹着一个“仁”字,所有人都以为是“仁义礼智信”那个仁。
直到有一天,他们看见刘建明在办公室,亲吻着卧底陈永仁。


21.改不掉的习惯
刘建明的习惯,就是在陈永仁的忌日,听一天《被遗忘的时光》。


22.模仿对方生活
刘建明开始吸烟、酗酒、留胡子,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
“是不是活得像你,我就会再见到你呢?”


23.最后的通话
“对不起,我是警察。”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我杀了韩琛,阿仁,我亲手杀了他。”


25.为了你活下去
“我,要为我活下去,也代你活下去,捱极也未曾累。”


26.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有一个叫‘陈永仁’的名字,你睡觉的时候喊了256次,这个人一定欠你很多钱。”


27.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枪声一响。刘建明条件反射转身看去。他看见向后倒去的陈永仁,脸上写满了不甘。


28.治不好的失眠
刘建明拿起显示着“2:00”的闹钟,一把摔到墙上,闹钟应声碎裂。


29.你离开后的十年
2012年11月27日,香港。
“十年了,阿仁。”李心儿医生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她推着轮椅上的刘建明,后者手指轻轻地敲击扶手。


30.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陈永仁死了,刘建明活着,这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与陈永仁分开。

评论

热度(31)

  1. crazyBlueManUtd 转载了此文字